柏林佛光山

2021年9月14日

【陶庵夢憶】選
明 張岱 (1597 – 1679)

陶庵夢憶序(節錄)

想余生平,繁華靡麗,過眼皆空,五十年來,總成一夢。今當黍熟黃梁,車旅蟻穴,當作如何消受?遙思往事,憶即書之,持向佛前,一一懺悔。[1]…「莫是夢否?」一夢耳,惟恐其非夢,又惟恐其是夢,其為癡人則一也。余今大夢將寤,猶事雕蟲[2],又是一番夢囈[3]。

──選自《陶庵夢憶》

[1]回想我的一生,繁華靡麗於轉眼之間,已化為烏有,五十年來,總只不過是一場夢幻。
現在黃粱都已煮熟,車子已從蟻穴回來,這種日子應該怎樣來打發?只能追想遙遠的往事,一想到就寫下來,拿到佛前一樁樁地來懺悔。
※「黍熟黃粱」:《枕中記》的典故:一個姓盧的讀書人在邯鄲客店遇到道士呂仙翁,仙翁給了他一個瓷枕,他就枕著呂仙翁的枕入睡,夢中他歷盡榮華、幾經挫折,等到夢醒後,店主人蒸黍還未蒸熟。
※「車旅蟻穴」:一個螞蟻巢雖然構築完備,但是也經不起馬車行經壓過,很快便崩壞坍塌。
這兩句話都是在感嘆人生如夢。繁華再盛,總會消失,一切都是過眼雲煙。
[2]事雕蟲:從事不足道的小技藝。常指寫作詩文辭賦。
[3]夢囈:睡夢中說話。亦用以比喻胡言亂語。

【西湖夢尋】(節錄)
月光倒囊入水,江濤吞吐,露氣吸之,噀[1]天為白。余大驚喜。移舟過金山寺,已二鼓[2]矣。經龍王堂,入大殿,皆漆靜[3]。林下漏月光,疏疏如殘雪。

[1]噀:含在口中而噴出。[2]二鼓:指晚上九時至十一時,二更。[3]漆靜:黑暗寂靜。

【湖心亭看雪】(節錄)
◎ 明‧張岱(1597~1679)

霧凇[1]沆碭[2],天與雲與山與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長堤一痕、湖心亭一點、
與余舟一芥[3]、舟中人兩三粒而已。

[1]霧凇:霧氣凝結在樹枝上的冰晶。
[2]沆碭:白氣瀰漫貌。
[3]芥:比喻細微。
崇禎五年十二月,我在杭州西湖。下了三天大雪,湖中游人全無,連鳥聲也都聽不見了。這一天天剛剛亮,我劃著一隻小船,穿著皮袍,帶著火爐,一個人去湖心亭欣賞雪景。樹掛晶瑩,白氣瀰漫,天、雲、山、水,上上下下一片雪白。湖上能見到的影子,只有西湖長堤一道淡淡的痕跡,湖心亭是一片白中的一點,和我的船像一片漂在湖中的草葉,船上的人像兩三粒小小的芥子,唯此而已。

2021年9月14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