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21年8月16日

【和子由澠池懷舊】
◎ 宋‧蘇軾(1036~1101)

人生到處知何似?應似飛鴻踏雪泥。
泥上偶然留指爪,鴻飛那復計東西?

老僧已死成新塔,壞壁無由見舊題。
往日崎嶇還記否,路長人困蹇驢嘶。

【洞庭春色賦】

悟此世之泡幻,
藏千里於一班[1],
舉棗葉之有餘,
納芥子其何艱。

──選自《東坡詩集》

【案】人生如浮萍,隨水飄浮不知所終;人生也像白雲,飄盪空中,不知何處安住?鴻鵠飛鳥在下雪的泥土上,偶爾留下了爪印,也只是短暫的一痕,一剎那又飛走了,他哪裡會知道飛到何處去?
人與人間的關係就像相逢的旅人,偶然在途中相遇,短暫交會,馬上又要各奔前程。緣聚則生,緣滅則散,因緣法讓我們學習隨緣自適,隨分做事,隨理說話,隨遇而安,隨人相處,隨心自在。

[1]班:同「斑」,老虎斑紋。比喻「微小」。

2021年8月16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