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21年6月15日

【曾文公日記】 (節錄)
◎ 清‧曾國藩(1811~1872)

古今億萬年,無有窮期。
人生其間,
數十寒暑,
僅須臾耳。

大地數萬里,不可紀極。
人於其中,
寢處游息,
晝僅一室耳,
夜僅一榻耳。

古人書籍,近人著述,浩如煙海。
人生目光之所能及者,不過九牛之一毛耳。

事變萬端,美名百途,人生才力之所能辦者,不過太倉之一粒耳。

知天之長,而吾所歷者短,則遇憂患橫逆之來,當少忍以待其定。

知地之大,而吾所居者小,則遇榮利爭奪之境,當退讓以守其雌。

知書籍之多,而吾所見者寡,則不敢以一得自喜,而當思擇善而約守之。

知事變之多,而吾所辦者少,則不敢以功名自矜,而當思舉賢而共圖之。

夫如是,則自私自滿之見,可漸漸蠲除矣。

──選自《曾文公文集》

2021年6月15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