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21年5月22日

【髻】﹙節錄﹚

人世間,什麼是愛,什麼是恨呢?母親已去世多年,垂垂老去的姨娘,亦終歸走向同一個渺茫不可知的方向,她現在的光陰,比誰都寂寞啊。

 

我怔怔地望著她,想起她美麗的橫愛司髻,我說:「讓我來替你梳個新的式樣吧。」她愀然一笑說:「我還要那樣時髦幹什麼,那是你們年輕人的事了。」

 

我能長久年輕嗎?她說這話,一轉眼又是十多年了。我也早已不年輕了。對於人世的愛、憎、貪、痴,已木然無動於衷。母親去我日遠,姨娘的骨灰也已寄存在寂寞的寺院中。 

 

這個世界,究竟有什麼是永久的,又有什麼是值得認真的呢?

 

──選自《紅紗燈》

 

【警世詩】
 
◎ 明‧唐寅(1470~1524)

 

措身物外謝時名,著眼閒中看世情,
人算不如天算巧,機心爭似道心平。
過來昨日疑前世,睡起今朝覺再生。 
說與明人應曉得,與愚人說也分明。
世事如舟掛短篷,或移西岸或移東,
幾回缺月還缺月,數陣南風又北風。
歲久人無千日好,春深花有幾時紅,
是非入耳君須忍,半作癡呆半作聾。
但凡行事要知機,斟酌高低莫亂為!
烏江項羽今何在?赤壁周瑜業更誰?
贏得我時何足幸,且饒他去不為虧,
世事與人爭不盡,還他一忍是便宜。
舉世不忘渾不了,寄身誰識等浮漚,
謀生盡作千年計,公道還當一死休。
西下夕陽難把手,東流逝水絕回頭,
世人不解蒼天意,空使身心夜半愁。

──選自《六如居士全集》

2021年5月2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