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21年5月11日

【隱身衣】(節錄)
◎ 楊絳(1911~)

英美人把社會比作蛇阱。阱裡壓壓擠擠的蛇,一條條都拚命鑽出腦袋,探出身子,把別的蛇排擠開,你上我下,你死我活,不斷地掙扎鬥爭。鑽出頭,就好比大海裡坐在浪尖兒上的跳珠飛沫,迎日月之光而生輝,可說是大丈夫得志了。人生短促,浪尖兒上的一剎那,也可作一生成就的標誌,足以自豪。然而,有人企求飛上高枝,有人寧願「曳尾,有人寧願「曳尾塗途, 道路中」拖著尾巴在泥路中爬行。人各有志,人各有志,不能相強。

我愛讀東坡「萬人如海一身藏」之句,也企慕莊子所謂「陸沉」。社會可以比作「蛇阱」,但「蛇阱」之上,天空還有飛鳥;「蛇阱」之旁,池沼裡也有游魚。古往今來,自有人避開「蛇阱」而「藏身」或「陸沉」,消失於眾人之中,如水珠包孕於海水之內,如細小的野花隱藏在草叢裡,安閒舒適,得其所哉。一個人不想攀高就不怕下跌,也不用傾軋排擠,可以保其天真,成其自然,潛心一志完成自己能做的事。

世態人情,比明月清風更饒有滋味,可作書讀,可當戲看。唯有身處卑微的人,最有機緣看到世態人情的真相,而不是面對觀眾的藝術表演。

──選自《遇見散文二十世紀名家經典100》

【百歲感言】(節錄) 

我今年一百歲,已經走到了人生的邊緣,我無法確知自己還能走多遠,壽命是不由自主的,但我很清楚我快「回家」了。我沒有「登泰山而小天下」之感,只在自己的小天地裡過平靜的生活。

少年貪玩,青年迷戀愛情,壯年汲汲於成名成家,暮年自安於自欺欺人。人壽幾何,頑鐵能煉成的精金,能有多少?但不同程度的鍛鍊,必有不同程度的成績;不同程度的縱欲放肆,必積下不同程度的頑劣。

一個人經過不同程度的鍛鍊,就獲得不同程度的修養、不同程度的效益。好比香料,搗得愈碎,磨得愈細,香得愈濃烈。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,到最後才發現:人生最曼妙的風景,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。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,到最後才知道:世界是自己的,與他人毫無關係。

2021年5月11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