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21年4月28日

【讀書與做人】(節錄)
◎ 錢穆(1895~1990)

做人,這須自年幼時即學做;即使已屆垂暮之年,仍當繼續勉學、努力做。所謂「學到老,做到老」,做人工夫無止境。學生在學校讀書,有畢業時期;但做人卻永不畢業──臨終一息尚存,他仍是一人,即仍該做;所以做人須至死才已。

為什麼讀書便能學得做一個高境界的人呢?因為在書中可碰到很多人,這些人的人生境界高、情味深,好做你的榜樣。他們是由千百萬人中選出,又經得起長時間考驗而保留以至於今日,像孔子,距今已有二千六百年,試問中國能有幾個孔子?又如耶穌、釋迦牟尼、穆罕默德等人,我們敬仰崇拜他們,便是由於他們的做人。世間絕沒有中了一張馬票,成為百萬富翁而能流傳後世的。即使做大總統或皇帝,亦沒有很多人能流傳讓人記憶,令人嚮往。

假如我們誠心想做一人,「培養情趣,提髙境界」,只此八字,便可一生受用不盡。

──選自《錢賓四先生全集》

2021年4月28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