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21年12月25日

【人間佛緣】 百年仰望(節錄)
◎ 佛光星雲 (1927- )

有人問我今年幾歲?
我反問地球:
您活了多久?
地老天荒,我在哪裡?

萬千年的流轉,我又在何方?

盤古、女媧,或許我有見過,
因為隔陰之迷,現已無從思量;

嫦娥、玉兔,只是從故事裡飛奔的美麗篇章。

問唐堯虞舜已難知道,
探文武周公也無法端詳。

老子騎著青牛西去,
有人說紫氣在東方;

莊周南柯一夢,
蝴蝶飛向北方?

如夢幻般的人士,在我近百年的歲月裡,
南北東西已不是地老天荒;

是在六道裡流轉?
是在法界裡流浪?

問往事記載,
已一片蒼茫;

這八十多年的歲月,我歷盡了多少滄桑。

北伐動盪的時代,
我帶著懵懂無知的生命來到世上,

扶桑的炮火,蘆溝橋的烽煙,
舉國的人民,失去了生命的保障;
到處逃亡,四處流浪,

逃亡到哪裡?
流浪到何方?

所幸,佛陀向我招手,
從窮苦的偏鄉,一下子登上人間天堂。

石頭城伴著紅葉,
深山古寺的叢林,
寂寞的童心,
虔誠,如梯如崖,
我要不斷攀爬,
不斷成長向上。

往事歷歷,
樁樁難忘,
三刀六槌的學習,
十八般頭陀的苦行,是我奮發的力量。

辛酸的生活裡,
信仰始終讓我屹立增上。
遺憾的是,
內戰的槍響,
苦難的降臨,
加重了兄弟姐妹的傷亡。戰亂的烽火,流竄南北四方;是砲彈?是機關槍?是生死吧!把我送到福爾摩沙。

我為《百年佛緣》寫下:

「吾母送子入佛門,要在性海悟法身;
兒今八十有七歲,弘法利生報親恩。」

我的心願是人間佛教的弘揚,
寄語諸佛光人,
正派、慈悲、承擔、服務,
要把佛光山打造為佛國淨土,
佛光永普照,
法水永流長,
這就是我們永世的願望。
南無佛,南無法,南無僧。

──選自《百年佛緣》

2021年12月25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