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21年12月17日

【寒食帖】
◎ 宋 蘇軾 (1036-1101)

自我來黃州,已過三寒食;
年年欲惜春,春去不容惜。

今年又苦雨,兩月秋蕭瑟;
臥聞海棠花,泥污燕支雪。

暗中偷負去,夜半真有力;
何殊病少年,病起頭已白。

春江欲入戶,雨勢來不已;
小屋如漁舟,濛濛水雲裡。

空庖煮寒菜,破灶燒濕葦;
那知是寒食,但見烏銜紙。

君門深九重,墳墓在萬里;
也擬哭途窮,死灰吹不起。

白話:
這是我來到黃州的第三個寒食節(註一)了。每年都想要好好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春光,但無奈春光總拋我而去。今年又春雨不斷,讓這一年之初濛上了秋天瀟瑟的氣息。原本應盛開的海棠花,也被雨打風去而散落一地。濃濃的香氣就如同在半夜遭人盜去一般了無蹤跡。就好像病起時早已髮鬚斑白的少年的青春一樣不復存。
大雨連綿不斷,春江水漲就要淹進門來。我的破屋如江上扁舟一般,飄流在水霧之中。在空盪的廚房裡煮些野菜,破舊的爐中燒著溼葦。看到烏鴉叨著紙錢,才知道又到寒食節了。想盡忠,但那皇天卻在九重之外;想盡孝,無奈祖墳也在萬里之遙。想學阮藉做途窮之哭,只可惜我那疲憊不堪的心靈早已死灰不復燃了。

【臨江仙】夜歸臨皋

夜飲東坡醒復醉,
歸來彷彿三更。

家童鼻息已雷鳴。
敲門都不應,
倚杖聽江聲。

長恨此身非我有,
何時忘卻營營?

夜闌風靜縠紋平。
小舟從此逝,
江海寄餘生。

──選自《東坡詞》

2021年12月17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