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21年11月25日

【焰口召請文】(節錄)
◎ 宋‧蘇軾(1036~1101)

累朝帝主,歷代侯王,
九重殿闕高居,萬里山河獨據。

西來戰艦,千年王氣俄收;
北去鑾輿,五國冤聲未斷。

嗚呼!杜鵑叫落桃花月,血染枝頭恨正長。

築壇拜將,建節封侯,
力移金鼎千鈞,身作長城萬里。

霜寒豹帳,徒勤汗馬之勞;
風息狼煙,空負攀龍之望。

嗚呼!
將軍戰馬今何在?野草閑花滿地愁。

五陵才俊,百郡賢良,
三年清節為官,一片丹心報主。

南州北縣,久離桑梓之鄉;
海角天涯,遠喪蓬萊之島。

嗚呼!
官貺蕭蕭隨逝水,離魂杳杳隔陽關。

黌門才子,白屋書生,
探花足步文林,射策身遊棘院。

螢燈飛散,三年徒用工夫;
鐵硯磨穿,十載慢施辛苦。

嗚呼!
七尺紅羅書姓字,一壞黃土蓋文章。

江湖羈旅,南北經商,
圖財萬里遊行,積貨千金貿易。

風霜不測,身膏魚腹之中;
途路難防,命喪羊腸之險。

嗚呼!
滯魄北隨雲黯黯,客魂東逐水悠悠。

懷耽十月,坐草三朝,
初欣鸞鳳和鳴,次望熊羆葉夢。

奉恭欲唱,吉凶只在片時;
璋瓦未分,母子皆歸長夜。

嗚呼!
花正開時遭急雨,月當明處覆烏雲。

戎衣戰士,臨陣健兒,
紅旗影裡爭雄,白刃叢中敵命。

鼓金初振,霎時腹破腸穿;
勝敗纔分,遍地肢傷首碎。

嗚呼!
漠漠黃沙聞鬼哭,茫茫白骨少人收。

──選自《瑜伽集要焰口施食儀》

2021年11月25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