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21年11月24日

願(節錄)
◎ 許地山(1894~1941)

南普陀寺裡的大石,雨後稍微覺得乾淨,不過綠苔多長一些。天涯的淡霞好像給我們一個天晴的信。樹林裡的虹氣,被陽光分成七色。

妻子坐在石上,見我來,就問:「你從哪裡來?我等你許久了。」

「在這樹蔭底下坐著,真舒服呀!我們天天到這裡來,多麼好呢!」

「為什麼不能?」

「你應當作蔭,不應當受蔭。」

「你願我作這樣的蔭麼?」

「這樣的蔭算什麼!我願你做無邊寶華蓋,能普蔭一切世間諸有情。願你為如意淨明珠,能普照一切世間諸有情。願你為降魔金剛杵,能破壞一切世間諸障礙。願你為多寶盂蘭盆,能盛百味,滋養一切世間諸飢渴者。願你有六手,十二手,百手,千萬手,無量數那由他如意手,能成全一切世間等等美善事。」

我說:「極善,極妙!但我願做調味的精鹽,滲入等等食品中,把自己的形骸融散,且回復當時在海裡的面目,使一切有情得嘗鹹味,而不見鹽體。」

妻子說:「只有調味,就能使一切有情都滿足嗎?」

我說:「鹽的功用,若只在調味,那就不配稱為鹽了。」

──選自《許地山散文》

2021年11月24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