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21年10月5日

【蘭亭集序】(節錄)
◎東晉‧王羲之(303~361)

仰觀宇宙之大,俯察品類之盛;所以[1]遊目騁懷[2],足以極視聽之娛。
夫人之相與[3],俯仰一世[4],或[7]取諸懷抱,晤言[5]一室之內;
或因寄所託,放浪形骸之外。雖趣舍萬殊[6],靜躁不同;
當其欣於所遇,暫得[13]於己,快然自足,不知老之將至。
及其所之既倦,情隨事遷,感慨系[8]之矣。
向[9]之所欣,俛仰之間[10]已為陳跡,猶不能不以之興懷;
況修[11]短隨化,終期於盡[12]。古人云:「死生亦大矣。」豈不痛哉!

──選自《晉書‧王羲之傳》

【案】生死是再自然不過的事,即使是佛陀,也要「有緣佛出世,無緣佛入滅;來為眾生來,去為眾生去!」人生世緣已了,隨著自然而去;重重無盡的未來,也會隨著因緣而來。能把生死看成是如如不二,生又有何喜?死又何足為悲呢?

[1]所以:用來。[2]遊目騁懷:放眼觀看,開暢胸懷。[3]相與:相處、交往。[4]俯仰一世:比喻人生短暫,如僅在俯仰之間。[5]晤言:見面、當面談話。[6]趣舍萬殊:或取、或捨,有萬種差別。有的人選擇靜坐室內、談彼此的懷抱;有的人寄託著抱負理想,而言行放縱,不拘形跡。[7]或:有的人。[8]系:繫。[9]向:先前。[10]俯仰之間:一下子。[11]修:(生命之)長。[12]期:註定。盡:生命結束。[13]得:得意、滿足。

2021年10月5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