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21年10月28日

【說觀音】(節錄)
◎ 奚淞(1947~)

觀音菩薩的另一名號「觀自在」,對我有特殊意義。
多年前,母親重病以至去世。也唯有摯愛的親人亡故,才真正使人瞭解無常的苦痛。母親的病與死,像她親手為我打開了一扇窗,面臨無際涯黝暗,我只有驚慟顫怖的份。
我能度過這段心靈上的崎嶇與黑暗,很重要的引領力量,便是抄讀心經和畫觀音。
《般若波羅蜜心經》只有短短兩百六十字,在浩瀚佛法經典中,像最晶瑩的一顆珠寶,閃爍著深邃幽光。
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,度一切苦厄……
每回抄讀心經起首語句,不能不感受到一份超過語言的感動。在這裡,「觀」是觀照並體驗真實智慧。「自在」是指得到智慧後,便有無上解脫和自在。在佛教裡,菩薩名號
依品德立名,如果任何人能觀智慧、得自在,他便也配稱觀自在菩薩。至此,菩薩可以是眾生。自在也可以是自己。

──選自《三十三堂札記》

2021年10月28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