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林佛光山

20190118柏林佛光山 法寶節人間佛教論壇

人間社記者 李常慧 德國柏林報導

慶祝佛陀成道的日子,柏林佛光山1月13日特別舉行「法寶節人間佛教論壇」,3位年輕的佛光人徐曉偲、劉育銓及唐雪峰,分別以《雲水日月》、《人間佛教佛陀本懷》及《貧僧有話要說》,分享學佛及與人間佛教相應所體驗的法喜,更以各自的專業研究及工作領域探討佛光山開創及改革之處,現場60多位德、中人士專注凝聽,或會心一笑,或低眉思維。青年聽眾鄭藝表示,與談人全面性的闡述佛光山及個人,讓自己不僅對佛光山有廣面的認識,也想馬上閱讀這幾本書、了解人間佛教。論壇後好多位都來詢問結緣書及打開書現場閱讀,諸供養中法為第一,期待法寶節的人間佛教論壇能為2019年開展閱讀風氣的序曲。

論壇由佛光山歐洲教區副總住持妙祥法師主持,法師說明法寶節的緣起,佛陀悟道首先「放下」苦行修行的執著,才能「提起」接受供養而在菩提樹下悟道。《星雲大師全集》是大師一生修行的紀錄及體悟,其中也經過無數的「放下與提起」,才能有現在的佛光山,「大家在佛光山一起修道與學習,是否也經歷放下與提起之間,才能走到今日甚至能不退轉?」柏林洪堡大學專攻分子生物學的博士生徐曉偲分享《雲水日月》,平日埋首於實驗室研究植物及蔬菜基因改變的他,每週日都來佛堂幫忙做供菜及香燈工作。

針對主持人提問:「歷史學家唐德剛認為星雲大師是中國佛教的馬丁路德改革者,新聞媒體人陸鏗則認為馬丁路德只是改革,大師還是開創者。就您所研究的基因突變眼光來看,大師及佛光山都在惡劣的環境中改革與開創,是否也一種突變?」徐曉偲表示,《雲水日月》從書名即可見到大師如雲水的縱廣及日月的橫豎,他認為佛光山最大的開創是「佛光普照三千界,法水長流五大洲」,將佛法傳播到西方,並促進各宗教融和;改革方面則主要為弘法方式的多元化。

生物學的基因突變有自身及外來因素,有好的突變,也有不好的;如果用基因突變來看待佛光山的發展,就是好的突變。歷經戰亂和困頓的大環境,大師仍堅定弘法,把好的觀念傳給徒眾與信眾,帶動良性的發展及延續。徐曉偲說,全書給他最大的感受就是「榜樣的力量」,對作者符之瑛是如此,對自己跟廣大的信眾也是如此。

第二位與談人劉育銓18歲就來佛堂,除了生物學博士頭銜外,又加強大數據及電腦專業的學習,每週來佛堂幫忙德文口譯,也組織青年每週六都去打羽毛球。他強烈推薦《人間佛教佛陀本懷》英文版,可以更認識對人間佛教的問題及解答,也可以學習英文。

他分享當年在課業及協助家中經營餐飲的工作壓力下,每週都來佛堂共修,既可以紓壓,又能得到再前進的力量;在擔任佛光青年團團長期間所學習的策畫及領導能力,在後來的研究及工作上都派上用場。幾年後再回到柏林協助佛堂時,才能體會「人間」與「佛教」是合一,不是分開的,佛教就是人間佛教,也是他生活與生命的一部份。

面對主持人詢問「如何把自己熱愛的羽毛球運動跟弘法結合?」劉育銓說自己「很德國」,無法想像出來,但是他知道,就是要讓青年有歸屬感、有團隊精神,能以簡單的佛法為彼此解憂,讓大家歡喜來到道場,有「家」的感覺。

第三位與談人唐雪峰從讀書到創業,從處理法財到現實生意財務,談起《貧僧有話要說》更有深一層的體悟:原來管理財務不容易,那不只是錢財的管理,還有因果、人才的管理。

「對大師自稱貧僧的看法?佛教是否該清貧?管理者該如何看待佛教管理淨財?對你而言,佛陀在哪裡?」唐雪峰特別推薦大家看書中有關財務、政治、與病為友及真誠告白等篇,可以了解佛光山如何秉持「十方來,十方去,共成十方事」使用淨財。他認為,法師貧、僧團富是正確的,大師所言信徒富、僧團貧也是確實的;前者表示僧團有弘法需要淨財,後者則指僧團憂道不憂貧,信眾富有,才能無罣礙護持佛堂;而大眾既然捐款,就要相信僧團會善用淨財,不該任意干涉。

提及自己當初因壓力接觸佛法,積極學佛3年;後又因故對佛教產生質疑,而疏離佛教3年;直到遇到佛光山,讓自己重新建立信仰的信心,也從中獲得力量。唐雪峰說,佛陀曾經在眼前、天邊及不知去處,現在則穩定在心中,深感「不忘初心」及「功不唐捐」的重要。

妙祥法師感謝所有與談人及現場信眾的回饋,鼓勵大眾多閱讀《星雲大師全集》,從中找到學佛、行佛的力量,更不吝法布施,推廣人間佛教、傳承給下一代。